马六甲马接新村晚宴

Advertisements
Published in: on November 11, 2008 at 2:28 am  Comments (1)  

对513幽灵说不!周美芬国会议员必须收回恐吓性言论并道歉

我们,代表多元族裔、宗教、文化背景的公民社会团体与关心国事的公民,强调所有马来西亚人都有权,通过自由、公平与干净的选举,推选民意代表和政府。没有任何政治人物或政党能够诉诸威胁或恐吓手段来影响选民的选择。

我们深感遗憾,马华党籍的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周美芬小姐,如1月21日(星期一)《中国报》所报道,竟然对公众传达如此散布恐惧的言论:“若没有足够华裔代表在国阵,并非好事,华社已承担不起另一次513事件。”080123cmf.jpg

1969 年的513族群暴乱的确是马来西亚政治史上黑暗一页,因为政治暴力和权谋篡夺了选民的民主选择。为了政治目的而召唤513事件的惨痛回忆,是对悲剧中所有 死难者、幸存者以及家属的严重不敬。以暗示513的重演来警告选民不得支持在野党更是无耻,绝非负责政治人物所应采取的手段。

如果周议员掌握情资,知道的确有人准备策划政治暴力,来回应特定的选举结果,畅言公共安全的她,应该立刻向警方报案,并协助警方调查。

反之,如果周议员只是凭空臆想,我们感到真心失望,因为她竟然为了钓取选票而如此自甘堕落。政治人物不是黑社会分子。他们不能像黑社会分子以威迫手段榨取金钱的方式骗取选票。

周议员的言论,事实上已触犯《1954年选举罪行法令》第9(1)条文“不当影响”。

    9. 1.在选举之前、期间或之后,直接或间接,本身或通过他人代表,通过使用或威胁使用任何武力、暴力,或胁制,或由本身或他人造成或威胁造成对任何个人在尘 世或来世的伤害、破坏、危害、损失,以便诱使或迫使有关人士在任何选举中投票或不投票,或者基于有关人士在任何选举中投票或不投票的缘故;或者通过绑架、 威胁、舞弊工具或阴谋,妨碍或阻止任何选民自由行使投票权,或者借此迫使、诱使、凌驾任何选民,以便在任何选举中给予或不给予其选票;或者直接或间接干 预,或企图干预任何人自由行使任何选举权利;每一个作出以上行为者,将犯上不当影响的罪行。

在等待选举委员会就此事展开调查并报警的同时,我们呼吁周议员知错能改,亡羊补牢。她应该立即收回上述言论,并且为散布恐惧毫不保留地道歉。她必须毫不保留地谴责在马来西亚的任何政治暴力。

选民必须得到保证,他们可以在无畏无惧的环境中行使选举权,支持任何政党或候选人。

我们也呼吁首相阿都拉巴达维,清楚表明阿都拉政府与国阵,与周议员威吓选民的言论划清界线;并且毫不保留地谴责任何对选民的威胁与恐吓。

我们不能让马来西亚变成像巴基斯坦一样政治暴力横行的“失败国家”。我们不能允许任何人玩火。我们必须明确拒绝任何人利用513幽灵恐吓马来西亚公民。

所有热爱民主的个人,可以把这项声明展示在您的产业、交通工具或网页上,作为联署行动,直到周议员收回上述言论并道歉为止。

Published in: on January 22, 2008 at 3:32 pm  Comments (1)  

向依约选民致敬!

我虽然没有经历过太多选举的过程,但是就依约选民对民主制度的认知以及人民应有权力的发挥不禁令我刮目相看!

这场补选,国阵的成员党个个逃离政治,不但没有向选民传达竞选理念,反而大摆歌台、宴席。以娱乐来软化、荼毒人民思想;当然,执政集团充分利用其所操控的媒体尽其所能的抹黑、诬蔑及嫁祸予公正党领袖和支持者。

就像马接补选一样,国阵集团也采取光碟攻势,极其卑鄙的对公正党领袖做人身攻击;并且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通过电视台不断重复公正党候选人卡立的口误以及安华跳舞的片段。人民不禁怀疑国阵集团的专业以及思想价值是否仍然停留在蛮荒时代,其支持者对此不文明的宣传技俩尚沾沾自喜!

Published in: on May 6, 2007 at 9:24 am  Leave a Comment  

哇劳!马华又当一次乌龟!

西北够力,那天明明听到寥仲来答应行动党的挑战,实在爽,以为有精采的辩论可以观摩,不管是双语也好,电视台也罢,总之就是有机会见到马青仔经过那么多口才训练班所培训出来的好料!

寥仲来不是说过要做不要怕,要怕不要做咩?怎么现在答应了又不敢,不敢又要答应?

今天看马华 ‘不屑一战’的回应, Alamak!原来马华还真的愿意做多一次乌龟,又把龟头缩进去了!(还不赶快拿一双筷子夹着龟头!〕

真的很希望马华拿出勇气接受双语挑战,因为我实在想见识马青仔的马来文是不是还停留在中学生tuan-tuan dan puan-puan的阶段!

看来马华应该多开办 ‘胆量训练班’,口才训练班已经无用武之地!

Published in: on March 29, 2007 at 10:54 am  Leave a Comment  

施明德-有资格获取和平奖的斗士


施明德,被誉为台湾的曼德拉。自1962年起因为民主斗争开始被囚禁长达15年,之后也因为’美丽岛事件’再度被逮捕,并施以无期徒刑;十年后获得总统大赦才再重获自由。总共受了25年的牢狱之灾!

这次他到来马来西亚,虽然行程短促且匆忙,却有幸在他拜访公正党时做个短暂交流!从他的经验分享,我发觉我国的民主进程的确落后太远,没办法,国阵的贪官奴才都忙着啃骨头,照顾不了人民!

施明德语录:

“20年前的台湾也是这个样子。但是经过很多人的不断努力,去坐牢,被关了一次又一次,就逐渐的……总会解决问题的。往往,自由之花是多次的眼泪和血液所灌溉出来的。”-评论公正党斗争方向,并间接的表示大马民主及国民醒觉落后20年。

“做这件事情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有时候去坐牢也是必要的。追求什么都必须付出代价。很多民主运动和人权运动,到了一定的程度,宗旨就被破坏了,往往是因为牢里头根本没有政治犯。如果牢里头有政治犯,它将像灯塔一样照亮社会,变成一个指标,变成一种引领。总要有人扮演灯塔的角色。”-评民主运动。

“不要期待三、两个月会成功,三、五年,十年乃至二十年,都值得去做这个有意义的事情。毕竟,在面对全球化的挑战……在21世纪我们都有全球化的挑战和压力,这样一个狭隘的族群意识,是不利于推动全球化这样大潮流趋势。” -评论我国要达致真正团结的种族关系。

“联合国在2003年通过反贪腐公约,这证明贪腐不仅是马来西亚或台湾,而是全世界的普世问题。它已经不是一个国家的议题,所以联合国才会通过反贪腐公约,希望建立一个比较干净的政治和社会环境。” -评贪污为严重的普世问题。

Published in: on March 25, 2007 at 11:31 a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