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拿破仑与地方恶霸

烟与酒是两个离不开彼此的恶性孪生兄弟; 正如地方政府的小拿破仑以及地方恶霸的勾结,长久以来让生活在水深火热的市井小民们被逼屈服于淫威之下。

国阵政权独霸大马五十载,行政的腐败由上至下,在配合朋党及地方恶霸,已经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地方政府行政腐败往往被形容为狡猾的油鬼仔,明知一些政策及执法涉及偏差,腐败甚至贪污,深受其害者却也只能眼睁睁任其逍遥而无法将之制裁。

地方政府与政党的勾结

国阵为了巩固其地方上的势力,同时作为一个饲养基层党员的管道,允准其成员党党员通过政治联合地方政府的方式牢牢控制地方上所有发展以及商业活动。举凡申请营业执照,季节摆卖,土地申请等等,无一不与政党及朋党利益为主轴。

就简单的以小贩为例子,一个需要看老天脸色的行业也受到小拿破仑以及地方恶霸的欺凌,导致生计被严重影响,生活失去尊严。与国阵关系密切的利益集团或个人,通过内部管道在短时间内取得地方上市集的操控权,进而通过销售摊档格位牟取暴利。

我接触的其中一个个案显示,在地方上盘踞多时,手上操控数个市集的一家公司继续获得地方政府的‘青睐’,毫无节制的在原有的市集增加数百个摊档格位,每个格位以数千令吉的价格售予小贩,从而获取数十万令吉的暴利。

更令人咋舌的是地方政府行政效率之高,批准速度之快。地方政府最高决策人在接到申请书的当天即刻给于批准增加数百个摊档格位;看来只有在利益当前的情况下才能促使一直以来被视为懒散的公务员突然变得非常有效率。

逼迁小贩利益朋党

另一方面,得到地方政府批准的市集操控者为了让本身在地方政府身上的‘投资’获得千倍的回酬,更为了让本身的生意高朋满座而逼使邻近的小贩搬迁至本身操控的地点,当然,这个环节便顺理成章的借用了地方执法组的权威来逼使小贩就范。

由于无法承担高昂的摊档格位费用,不愿被逼迁的小贩唯有冒险留在原地,随时面对地方执法官员的高压手段对付以及地方恶霸的恐吓,往往落得财物两空的下场。

然而,在民联政府执政的州属,民联政府正积极的改正前朝政权所遗留下来的腐败,朝向一个让人民及小商贩更自由自主,生存得更有尊严的环境;不需要因为小小养妻活儿的盈利而向任何政党屈膝。

Advertisements
Published in: on August 1, 2008 at 6:10 am  Leave a Comment  

反对汽油涨价巡回演讲-美丹花园

系列反对汽油涨价巡回演讲开始,我的第一场在旧吧生路美丹花园,接着还会巡回几个地区。

Published in: on June 26, 2008 at 9:30 am  Leave a Comment  

提升或是落后?

陈太太道出她的遭遇:她曾在80年代遭遇2次被匪徒掠夺,事后到警察局报案,在警局内左等右等,2个小时过去了。。。3个小时过去了,警局警员仍然让她继续等待。。。

 

原来她没能识趣,不懂得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先给咖啡钱,警员才帮你录口供!以致白白浪费了3个小时,而在她等待的那3个小时内,当值的警员在她视线范围内悠闲的聊着天!

 

当她向警员诉说被掠夺的经过时,更令她觉得愤慨及可恶的是该名警员不但没有对她被掠夺的遭遇表示同情,反而语带责怪的问她:“谁叫你带手提袋上街?”同时表示这些掠夺案已经是见怪不怪,家常得很。

官样的录取口供以后直到20年后的今天,陈太所投报的两宗被掠夺案完全没有下文;即不知道匪徒是否已经落网,也没得到警方当局的任何回复。看来整个案件算是已经石沉大海,沉冤而不得雪!

 

以上是陈太在一项拼治安讲座上道出本身在80年代的经历,当时的警务人员的态度与今日警方的效率比较,有不及乎?过之乎?

 

到处都有‘一小撮’的害群警员,我们就没听过现今哪怕就有那么‘一丁点儿’的专业警察?

 

陈仁义被警察无缘无故被扣留,烧焊工友在警局内被屈打成招,警察不接受人民的投报,甚至接受投报后就像陈太的案例一样搁置一旁,被当成等闲。。。

 

警察注重在野党活动的监控甚于注重罪案管制,往往乐于成为执政集团的鹰犬多过于做为人民的朋友;由下至上,无不充斥着贪污、滥权、腐败、偏袒以及维护。

 

要说警察无为,不能寻找犯罪份子的资讯以致将之绳之以法?不尽然,民间不是很清楚的知道哪儿有非法万字。哪儿有翻版影碟,哪儿有马机活动,哪儿有毒品交易,哪儿有走私,哪儿有黄色架步。

 

如此种种,相信警方掌握得比普罗百姓更加清楚,一般抓或不抓,完全在于警方的选择;而不抓又任由流氓恶霸猖獗的地方上,大家都会意这其中肯定包含了黑白勾结,贪污以及包庇纵容,一切都视金钱为王法!

 

我们还能对于这样的警察回教国有什么样的冀望?

    

Published in: on August 1, 2007 at 10:55 am  Leave a Comment  

人民冤、人民恨、国阵无良没人问!

人民的冤气可以说是到了尽头,so what,你可以拿国阵政府怎么样?

前有刘阿斗乐不思蜀,为了自个儿快乐而置国家于不顾!

大家都清楚,我国也出现了一个阿斗…拉。同样也把自己及家庭放第一位,国家对他来说,充其量也只是满足个人充满傻劲的、将国家及权利当成个人欲望平台的施展场所。成功治理与否,压根儿沾不上他的脑门!

自上任以来,人民憧憬他将会听真话、严厉肃贪、开放媒体、还司法自由、尊重人权、体恤贫穷的一群…

人民以为他会大刀阔斧进行改革及整顿整个伤残败坏的政府机关,人民以为…
岂料他上任后的第一项宏伟事业便是当推销员…推销其亡妻热爱的Batik,并将之发扬光大,除此之外,人民再也见不到他至今还有什么建树。
根本是一个第三世界国家被一个不入流的傻呆庸才所领导,阿斗呀,你何德何能?
全马烟霾进入紧急情况时,阿斗可以丢下国家不管,到国外探望病塌上的爱妻!
南马水灾灾情已经到了一个看似没有政府管辖的地步,阿斗来抱抱小孩亮亮相,便即刻飞往澳州为兄弟的饭店剪彩开张!
本身家里的一头牛精泼猴却让他任意妄为!
多次开会大打瞌睡、甚至是睡着了!
多次借机出国,名为公干,实则欣赏他人赠送的游艇建造进度!
出国公干从来不委任代首相,有时连副首相也一并出国了,他可以将国家丢空,任由人民自生自灭!
国家治安越来越糟、经济越败退,阿斗仍然自己顾自己,先’临老入花丛’再度行婚,其他的事与令伯无关!

阿斗掌权以来国家的经济、发展、教育…..种种有待解决的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更加败坏。阿斗关心吗?国阵其他领袖关心吗?

此时的阿斗,身抱美娇娘:人民的事,非令伯我的事!

Published in: on June 13, 2007 at 4:59 pm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