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马接新村晚宴

Published in: on November 11, 2008 at 2:28 am  Comments (1)  

狐狸跑来修鸡窝、恶狼摇身变外婆

还记得电影《刘三姐》有一段讽刺财主假好心的唱白:“狐狸跑来修鸡窝、恶狼摇身变外婆、世上也有人一等、口吃人肉念弥陀!”实实在在的反映出当时的霸气权势如何采取攻心计对付无力还击的困苦百姓,却被不领情的百姓看穿而一针戳破。

 

副首相纳吉最近一反传统,大胆的提出检讨并逐步撤除新经济政策,虽然与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之前所提出的马来西亚经济议程异曲同工,却也难逃东施效颦之嫌!

 

先且不论纳吉的建议是否会像安华那样招致巫统的群起攻击,但是所要研究的却是纳吉的居心与其论点的诚意;果不其然,就在隔日,纳吉通过其助理透露的消息,指出纳吉所提的是让新经济政策内的一些元素逐步放宽,而不是废除整个政策。而纳吉曾在一个媒体专访上表示:“如果我们不改变,那人民就会改变我们。”尽是虚伪的言论。

 

任何要上高位的巫统领袖总是会找一个议题来提高身价,同时显示本身的开明。说得明白些,自从阿都拉设定退位日期之后,纳吉正积极的制造许多小动作要像人民展示:我这个即将继位的首相,是个开明、可以接纳异议的领袖,也有许多政见等着轮流发表。

 

所为何事?正是要在现今多事之秋之时把人民的目光转焦到他身上,同时希望借此洗去对他所有不利的传言。

 

纵观所有即将上位的领导,有哪一个不是利用一些敏感性较强的课题为之消毒,在把它摊开在人民的眼前,来显示本身的能耐及本事;阿都拉肃贪、抓十八条大鱼、司法改革议程的彻底失败,已经再再的警告人民:巫统领导的言论纯粹是权宜之计,一旦权位到手,其之所为,莫奈他何!

随着纳吉已经不战而胜巫统主席,一般华社的心态显示的忧心忡忡不是没有理由,没有人能够忘记1987年纳吉发表‘要用华人的血来清洗手上的剑’的极端恐怖言论;这番言论迟至今日仍深深记在脑海,并非通过道歉或认错所能原谅的,因为这是他心中茁壮成长、逐渐膨胀的劣性本质。

你嗅到了吗纳吉要开始拉拢非巫裔的心,展现他虚假的泱泱大度,为本身正位首相而铺路!

Published in: on November 11, 2008 at 2:11 am  Comments (1)  

礼让区部筹款晚宴报告1

Published in: on October 13, 2008 at 3:32 am  Leave a Comment  

礼让区部筹款晚宴报告2

Published in: on October 13, 2008 at 3:30 am  Leave a Comment  

倒数阿斗掸位

蜀国的君王刘阿斗成天沉醉在酒色财气,不思管理其父王刘备辛苦打拼回来的江山,认定作为君王是必然的事便是终日自顾享乐,江山自然由他人代为操劳,以至最终江山拱手送人。

 

马来西亚也有个阿斗拉,上任首相以来同样不思进取,以为凭着前人留下的政治遗产,本身可以不必辛苦经营,便自然的可以得到相等的拥护、爱戴及威信。

 

大马阿斗虽然身处执政集团多时,却仍然摸不清国阵是属于 ‘人制’而非机制的现实。举凡换了领导,国阵的制度是跟着新任领导的脚步而并非遵循既有的机制来管理国家;正因如此,大马阿斗一开始掌握政权时的放任、松懈以及软弱造就了今日四面楚歌的局面。

 

可能是出于本身的天真,大马阿斗一开始掌权时便东施效颦,不断模仿前任老马的一些小动作譬如皱眉、作状沉思等等;甚至仿效老马稍微忧郁的样子,在媒体针对选举日期的询问时表示正在‘寻找灵感’,殊不知其人其相在模仿老马时有多么的滑稽!

 

大马阿斗是个始终喜欢沉醉在温柔乡的领导。君不见他初掌政权时不断显示本身对前故妻的呵护,甚至第一项‘了不起’的全民计划竟然是在全国大力推销故妻所钟爱的巴迪布料。其故妻在病榻时,大马阿斗可以抛下大马受到烟霾祸害的子民于不顾而跑到美国探望妻子。

 

故妻身亡,大马阿斗终日忙于伤心而忽略国事,以至传出其爱婿为主的‘四楼智囊团’入主插手国事。时隔不久,马上传出大马阿斗另结新欢的消息,虽然大马阿斗立刻加以否认,却也在否认后不久与传闻中的女主角再婚。

再婚后的大马阿斗仍然喜欢带着新欢四处游山玩水,柔佛州发生大水患时不也与法拉利总监等人在澳洲游船河欢度圣诞,何时将人民的困苦摆在第一位?

 

308前的大马阿斗喜欢带着新欢四处炫耀,而就在同时,四楼智囊团自大马阿斗推销巴迪布料直至当时已经把国家政策搞得天翻地覆,大马阿斗对此似乎无动于衷。308后,您可曾见大马阿斗与新欢如前的频密曝光?

 

大马阿斗完全没有心机治理国事。所谓君无戏言,可是从大马阿斗口中说出的每一句话竟然都不带有任何诚信;说肃贪论治吏,大马阿斗一无是处,国家各个层面的管理杂乱无章,导致人民生活困苦。

 

人民联盟计划通过变天转移政权来改善人民生活,国阵已经无法提出更有效的治国方略,反而加深内斗逼迫大马阿斗下台,事已至此,我们且看大马阿斗何时掸位!

Published in: on October 3, 2008 at 10:21 am  Comments (1)  

国会内的’无声’一族

2008年的国会选举可说是盛况空前,长达十三日的选举期间,各个政党及候选人无不伸展浑身解数,竞选期内拚个你死我活以期得到人民手中的一票以获得人民代议士的美誉。
 
可是就在308政治海啸之后,国阵的国会议员似乎没有吸取任何的教训;极端者依然极端,腐败者依然不负责任,国阵成员党的后座议员依然扮演木偶的角色,任由国阵的主导者巫统牵扯其每一条神经而无法自己。
 
我们了解身居官职的议员出席率低可能是因为公务繁忙,或者至少以公务繁忙作为借口;但是一些资深却已经卸下官职的议员竟然也不常出席国会,那便是古来区的黄家定,话望生的东姑拉沙理以及亚罗牙也的冯镇安等等,他们的出席率是否代表放不下本身已非高官的身份?
 
308 过后,我国的政治生态已经有所的改变。而长期躲在国阵滥竽队内充数的成员党在大大的减少之下,硕果仅存者真正的实力已经完全显现出来,国会内的表现有料或只是充当陪衬马上原形毕露。
 
以我所见,大部分的国阵成员党后座议员在新一季的国会完完全全
无法适应在野党议员突增的情况而无法掩饰其无能及无为的窘态。除了例常的书面及口头提问,这些国阵后座议员几乎清一色变成国会内的哑巴,无论所进行的辩论课题如何精彩,如何牵动人民日常作息,始终吸引不了他们参与辩论;沉默是金耶?
 
以石油起价的提案为例,在进行辩论时,民联及国阵双方皆各有九位议员进行激辩,虽然民联领袖提出的见解及数据完全倾向于维护国家及人民的利益,可是正因为国阵内的大部分无声议员在毫不顾及人民的痛苦下’顺利’通过石油起价提案,人民不禁疑惑所选出来的议员到底是否清楚谁才是他们的主子?
 
国家三权分立的机制已经被国阵的无声一族所践踏,人民对于所选出的议员为他们伸张正义的期待已经越见遥远,选民在308发出的呼喊对国会内的无声一族看来似乎无关紧要,中选似乎只是为本身的主子强化羽翼而非为人民设想。
 
除了变天,人民无法作如他想!

Published in: on September 22, 2008 at 4:50 pm  Leave a Comment  

后308为国阵成员党把脉

人民在第十二届全国大选为马来西亚的历史上写下辉煌新章,308的成绩显示人民勇敢的否决国阵过去50年来的极端、霸权及腐败,奈何由巫统一党坐大的国阵丝毫没有从失败中汲取教训;巫统的领袖仍然发表极端种族言论、马华仍然精于内斗而忽略建设、国大党及民政已经沦为国阵内可有可无的陪衬、东马的成员党大多则抱观望的态度。

 

国阵的支持者原本希望国阵能够通过内部改革,放眼更大的格局来治理国家,但是由826峇东埔国会补选的战略及结果看来,主导者巫统不但仍然大肆把玩种族及宗教牌,更使出下三滥的手段对政敌进行人身诬蔑、企图离间民联成员党,同时完全无视助选成员党的处境越陷尴尬。

 

孤立巫统是排除种族政治其中一途,设想所有的巫统盟党都退出国阵,巫统仍然将会是一个很强的单一在野党。退出国阵后的成员党除了能够重拾人民的信心,脱离种族框框的同时也为国家的未来开创更民主开放的空间,也算是功德无量。

 

距离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欲推翻国阵中央政权的日子已经近在眉睫,可是人民眼见的国阵似乎没有丝毫的危机感而仍旧沉溺在权位斗争、对于中下阶层人民的困苦始终视而不见。假使变天成真,国阵将在一夜间溃不成军,成员党应当慎思变天之前该有的定位及未来走向。

 

民政党尚有空间,但领导层需果敢

 

在国阵内属于清流的民政党必须果敢的选择加入民联或至少退出国阵自成一党,方才有望重新取得人民的信任。该党创党元老林苍佑之前身处马华时是至今唯一敢向巫统呛声争取议席的领袖;尔后的党领袖为了保住槟州政权而只得保持低调及附和,制造一般公众视其为中庸政党的感觉。

 

现任代主席许子根在308大选前丧失了一个表现本身为槟州国阵主席,无需向巫统屈膝的良好契机;事缘他在槟州首席部长的人选上首先表现得优柔寡断,接二连三的乱点鸳鸯导致州领导层自乱阵脚,随后将本身建议的人选委托巫统代为做主方是本届大选全盘皆墨的导火线。人民责怪民政无法自主,人民怨恨民政将槟州的命运交托于极权的巫统,愤而以选票来表达积累已久的不满。

 

槟州子民在308后仍然观望民政的表现,岂料该党妇女组主席陈莲花在霹雳州代表大会前后的反复言论以及许子根于峇东埔为国阵助选时对于巫统的极端种族主义及战略不予鞭挞,复产生助纣为虐的印象而再度失望,民政的代表性及受欢迎程度再度跌至新低点。

 

毕竟原为在野党的民政与槟州人民仍然有着很深的情意结,民政欲重掌槟州并非是不可能的任务;唯大前提最少必须是退出国阵!

 

国大党应解散并入民联

 

马来西亚印裔在政治上已经四分五裂,当前在朝的主要分布于国大党(MIC),民政党及人民进步党(PPP)。另有亲国阵的印度人前进阵线(IPF)、马来西亚印度团结党(MIUP)、马来西亚印度回教徒大会(KIMMA)。在野党方面则遍布于社会主义党,民主行动党及人民公正党,甚至出现一个附属于回教党的印裔支持者俱乐部。

 

国大党主席三美威鲁在‘不需争取’的原则下,该党长久以来乐于屈居巫统篱下而导致印裔社群权益长久处于衰败的地位。兴都权益委员会在2007年底举办的大集会已经给予国大党最强烈的讯息,无奈长享巫统安乐茶饭的国大党已经不懂得如何回应。

 

308过后政治蛋糕原本已经狭小的国大党看来已经回魂乏术,印裔社群对于国大党已经兴致缺缺,看来国大党唯一的途径只剩下解散一途,让党员各自寻找出路。

 

砂人联党应重回原点

 

翻开人联党的历史,她经历过许多沧桑及挣扎的岁月,原应属于左派及为低下层人民的斗争的政党在基层党员及支持者不知就里的情况下成为国阵的成员党。

 

加入国阵后的人联党犹如嫁入豪门的爆发户,忘了当初人民如何长途跋涉卖金送银让她与极权对抗、忘了人民如何为了成全她的斗争而流血牺牲;反回来运用当初极权者同样的手段来对付人民,甚至对于砂州老大土保党括尽人民的土地及财富也默不吭声。

 

经过2006年砂州选举的洗礼,人联党许多巨头不得不将议席双手奉上;最迟将在2010年举行的砂州选举,人联党会否步向民政党的后尘,胥视于党领袖是否要延续308前西马政党的调调。人联党要继续生存,回到她原来的战场吧!人民会重新给你支持的!

 

人民对马华不屑一顾

 

只要马华继续留在国阵保留种族政党的角色,不论是谁当选马华总会长,马华也将会步向灭亡!在巫统主导的国阵体系下,马华从来不敢对于不公平的政策提出反对,308过后更凸显其窝囊。

 

包括现任总会长黄家定在内的所有马华国会后座议员,除了例牌的口头及书面提问,似乎他们在国会内只是扮演哑巴的角色,从不曾参与任何的政策辩论。以此类推可想而知,过去50年来华社的权益正是如此毁在马华的哑巴议员及内阁成员手上。

 

我们无法看见欲争取更上层楼的马华现任领袖未来上任后有什么能耐翻转巫统的霸权,当巫统的气焰越是嚣张,马华的态度相对的软弱,甚至唯有靠攀附巫统的言论争取延续政治生命。总的来说,马华已经无法再为华社勾勒任何的憧憬。

Published in: on September 22, 2008 at 4:49 am  Leave a Comment  

小拿破仑与地方恶霸

烟与酒是两个离不开彼此的恶性孪生兄弟; 正如地方政府的小拿破仑以及地方恶霸的勾结,长久以来让生活在水深火热的市井小民们被逼屈服于淫威之下。

国阵政权独霸大马五十载,行政的腐败由上至下,在配合朋党及地方恶霸,已经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地方政府行政腐败往往被形容为狡猾的油鬼仔,明知一些政策及执法涉及偏差,腐败甚至贪污,深受其害者却也只能眼睁睁任其逍遥而无法将之制裁。

地方政府与政党的勾结

国阵为了巩固其地方上的势力,同时作为一个饲养基层党员的管道,允准其成员党党员通过政治联合地方政府的方式牢牢控制地方上所有发展以及商业活动。举凡申请营业执照,季节摆卖,土地申请等等,无一不与政党及朋党利益为主轴。

就简单的以小贩为例子,一个需要看老天脸色的行业也受到小拿破仑以及地方恶霸的欺凌,导致生计被严重影响,生活失去尊严。与国阵关系密切的利益集团或个人,通过内部管道在短时间内取得地方上市集的操控权,进而通过销售摊档格位牟取暴利。

我接触的其中一个个案显示,在地方上盘踞多时,手上操控数个市集的一家公司继续获得地方政府的‘青睐’,毫无节制的在原有的市集增加数百个摊档格位,每个格位以数千令吉的价格售予小贩,从而获取数十万令吉的暴利。

更令人咋舌的是地方政府行政效率之高,批准速度之快。地方政府最高决策人在接到申请书的当天即刻给于批准增加数百个摊档格位;看来只有在利益当前的情况下才能促使一直以来被视为懒散的公务员突然变得非常有效率。

逼迁小贩利益朋党

另一方面,得到地方政府批准的市集操控者为了让本身在地方政府身上的‘投资’获得千倍的回酬,更为了让本身的生意高朋满座而逼使邻近的小贩搬迁至本身操控的地点,当然,这个环节便顺理成章的借用了地方执法组的权威来逼使小贩就范。

由于无法承担高昂的摊档格位费用,不愿被逼迁的小贩唯有冒险留在原地,随时面对地方执法官员的高压手段对付以及地方恶霸的恐吓,往往落得财物两空的下场。

然而,在民联政府执政的州属,民联政府正积极的改正前朝政权所遗留下来的腐败,朝向一个让人民及小商贩更自由自主,生存得更有尊严的环境;不需要因为小小养妻活儿的盈利而向任何政党屈膝。

Published in: on August 1, 2008 at 6:10 am  Leave a Comment  

想不想听我弹琵琶?

啊哈!当然我是不会弹琵琶的,这个刘德海不是我,我也不是这个刘德海!

各位观众,热烈欢迎与我同名同姓的中国琵琶大师 – 刘德海

Published in: on June 26, 2008 at 9:56 am  Leave a Comment  

反对汽油涨价巡回演讲-美丹花园

系列反对汽油涨价巡回演讲开始,我的第一场在旧吧生路美丹花园,接着还会巡回几个地区。

Published in: on June 26, 2008 at 9:30 am  Leave a Comment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